首頁>檢索頁>當前

父親從未走遠

發布時間:2021-07-25 作者:陳惠芬 來源:中國教育報

27年前,我眼睜睜地看著父親的生命就像油燈一樣在風中搖曳,最后慢慢熄滅,那種心痛無以言表,只覺得自己的心一下被掏空了,任憑眼淚肆意流淌……

父親大字不識一個,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記得每次生產隊里年底分紅,他就拿出那個一年只用一次的私章蓋個紅印,或者干脆按個手印。父親雖然沒什么文化,卻在我的記憶長河里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東西。

    父親的珍貴品質歷久彌新

父親聰明能干。母親去世后,父親既當爹又當媽,每次我和哥哥們的衣服、褲子破了,父親就在我們入睡后開始縫補,總是補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第二天我們穿出去總覺得很有面子。作為生產隊長,每次大隊召集開會,表面看他似乎總在打瞌睡,可回來向社員們傳達會議精神時,又總能講得頭頭是道,從未出過任何差錯。

為了讓村里人過上好日子,他除了帶領大家種好農田外,還提議生產隊買兩條水泥船,組織村上的男人到無錫錢橋跑運輸,所以到了年終,我們生產隊的分紅總是全大隊最高的。

父親責任心很強。當生產隊長時,幾乎每天晚上,他都會帶著我到村上其他干部家,和他們一起認真分析莊稼的長勢,尋找相應的對策,并妥善安排好第二天的農活,記得我常常是在睡夢中被父親叫醒了回家的。第二天一早,父親又早早起床,安頓好我們后,拿著哨子從村頭一直吹到村尾,一邊吹一邊大聲宣布當天的分工,要帶好什么農具,然后率先來到地頭,邊干活邊等大家。

這份責任心也傳染給了我,從三年級開始放學回家后,我就承包了將曬在院子里的東西收回家、割草喂羊、燒晚飯等家務,從不要父親費心。

父親勤勞善良。母親在世時身體不好,孩子又多,所以家里很窮,父親總是想方設法改善家里的經濟狀況。每當農閑時,父親就挑著一副擔子,到別的公社去穿村走巷,用準備好的糖、針等小日用品換人家的破爛,嘴里不停地喊著:“換糖——換眼線……”

他每天天不亮就出門,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時才回家,回到家往往已筋疲力盡,但家里的破爛堆得像山一樣高,他還要和母親一起整理,再拿出去賣錢。受父親的影響,我這個沒媽的孩子,總喜歡纏著村上的嬸嬸、阿姨學這學那,什么包粽子、做鞋、紡紗、織布、鉤花邊、繡花等,我幾乎樣樣都會。父親穿的第一條的確良褲子、第一件的確良襯衫就是我賺錢給他買的。

父親是村上出了名的老好人。在我的記憶中,父親從未和人紅過臉,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吃虧就是?!?。那時盡管家里窮得叮當響,但父親對人總是那么慷慨大方,哪家缺啥,第一個送上門的準是父親;我家自留地里只要有好吃的,常常會有村里人不請自摘,父親從不會說什么。

父親重情重義。我媽嫁給他時帶過來一個女兒,后來又生了兩個哥哥和我,但父親對姐姐一直視如己出,很疼愛她,以至于我們小時候都不知道姐姐不是父親親生的,而我唯一一次挨父親打,竟然也是因為我說了姐姐壞話。所以至今,我們兄弟姐妹一直相親相愛,從未鬧過矛盾,誰家有什么事都會相互幫襯。住在鄰村的叔叔,一年有好多次要來老家的地里干活,父親總會提前打發我去叫叔叔嬸嬸來家吃飯,自己則在家變著法兒做好吃的招待他們。

    父親的愛一直都在

父親留給我們最珍貴的資產,是他對我們滿腔的愛。雖然我8歲就失去了母親,但至今回想起來,從沒覺得自己在成長中缺少過愛。從小到大,父親似乎從沒對我高聲說過話,更不舍得罵我一句、打我一下,只是默默地關注和照顧我。

那時家里很窮,父親連水煙都抽不起,我們每學期兩元錢的學費也交不起,常常要拖欠到年底分紅或賣掉豬后才能補交,有時還要申請減免。但即使在這樣的境況下,父親幾乎每個月總會帶著我上一次街,給我幾分錢,讓我自己去買點好吃的。

那時家里沒有鐘,不好掌握時間。有一天凌晨,我跟著父親走到街上后,天還沒有亮,茶館、商鋪店門都關著,好不容易問到一個人,才知道當時是凌晨2點,我和父親只能傻傻地坐在石板上等天亮,但我的內心依然充溢著快樂和幸福感。每年暑假,父親也總會定期給我幾分錢,讓我買冰棍吃。每次拿到錢后,我總會豎著耳朵聽有沒有人在喊:“啊來買陰涼赤豆棒冰啦……”吃到冰棍時的滿足感是不言而喻的。

夏天的夜晚,父親常常會一邊打著瞌睡一邊給我搖蒲扇,有時會突然定格幾秒,扇子停下,然后父親又突然驚醒,繼續給我搖蒲扇。后來我考取了師范學校,終于可以離開農村了,父親恨不得敲鑼打鼓告訴全世界,還硬是操辦了幾桌酒席慶賀了一番;等我終于長成大姑娘,找到如意郎君要出嫁了,父親更是忙前忙后張羅著,為我置辦嫁妝……

讓我永遠不能釋懷的是,父親中年喪妻,但為了我們一直未再娶。一開始父親怕有了后媽會虐待我們,所以再苦再累他都一個人扛著;后來等我們長大一點時,他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很談得來的女人,可到談婚論嫁時,對方提出要把家里箱子的鑰匙交給她保管,父親當即決定不娶了,因為箱子里藏著我母親為我出嫁時準備的土布。父親把那些土布看得非常珍貴,曾經在災荒時為了養活我們,不得不拿出幾塊土布去換米吃,但家里情況稍有好轉,他又請人如數織好放進了箱子。

父親離開我很久了,可很多時候我又覺得父親從來沒有走遠,他一直在我身邊守護著我。讓我常常感到心痛的是,除了清明節獻上一束鮮花,燒上一些紙錢,在他墳前磕上幾個頭,我再也找不到任何報答他的機會。愿天堂里的父親一切安好。

(作者單位系江蘇省張家港市云盤小學)

《中國教育報》2021年07月25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megaw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亞瑟在線歐美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