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鄉村教師地位待遇有明顯改善

——一項基于9省份8075名鄉村教師的調查研究

發布時間:2021-09-23 作者:高慧斌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2015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文件提出,要提高地位待遇,不斷改善鄉村教師的生活條件。經過為期5年的努力,政策要求是否得到有效落實?鄉村教師地位待遇是否改善?2019年9月,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課題組在全國東中西9省份,通過問卷星平臺向鄉村教師發放調查問卷,采用SPSS19.0對數據進行管理,主要開展頻度、方差和相關分析。

P 21-23 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的孩子們在開展活動 線亞威 供圖.jpg

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的孩子們在開展活動。線亞威 供圖

鄉村教師各方面待遇明顯提升

在調查中,我們對鄉中心區學校、鄉村小學教師、教學點教師以及東部、中部、西部鄉村教師等都發放了問卷。通過對不同性別、年齡、教齡、職稱的鄉村教師進行問卷調查和結構訪談,初步得出如下結論:

工資待遇明顯提高。一是享受生活補助的鄉村教師不僅僅局限于中西部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調查數據顯示,59.1%的鄉村教師享受到生活補貼,西部達到66.4%、中部為57.7%、東部為51.9%,抽樣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鄉村教師全部享受生活補貼。二是享受多種保險和救助。95.6%的鄉村教師享有住房公積金和各項社會保險,依法為教師繳納住房公積金和各項社會保險費的政策要求有效落地。抽樣省份積極推進大病救助和困難救助,9.1%、7.9%的鄉村教師分別享受到大病救助、困難救助,中部抽樣省份這一比例相對較高,分別達到9.9%、9.2%。三是享有住房優惠。38.8%的鄉村教師享有周轉房或教師宿舍,已購買住房的鄉村教師中有7.2%的教師享受到購房優惠。四是獲得多樣補助。35.8%的鄉村教師享有交通補助,東部鄉村教師享受比例最高,達到47.6%;7.62%的鄉村教師享受到學費代償,12.9%的鄉村教師享受到一次性獎勵,23.8%的鄉村教師享有物質獎勵。

從抽樣省份的調查結果來看,各省份不僅切實落實了中央要求,且擴大了補助范圍,采取多樣的補助形式,切實改善了鄉村教師待遇,提高了鄉村教師工資收入。調查數據顯示,21.6%的鄉村教師對近5年的工資增長表示滿意,34.8%的鄉村教師認為近5年的工資增長還可以。

工作條件顯著改善。經過5年的努力,鄉村教師辦公環境顯著改善。48.9%的鄉村教師認為工作環境有了明顯改善,25.8%的鄉村教師認為有所改善,且能滿足教育教學需求;62.2%的鄉村教師認為學校安全明顯改善,25.7%的鄉村教師認為有所改善,任教安全得到有效保障。

受尊重程度有所提高。12.5%的鄉村教師認為受社會尊重程度比5年前有顯著改變,45.1%的鄉村教師認為有改變;12.4%的鄉村教師認為受家長尊重程度比5年前有顯著改變,46.2%的鄉村教師認為有改變。

以培訓為核心的專業地位顯著提升。78.1%的鄉村教師能夠參加專業培訓,其中東部鄉村教師能夠參加培訓的比例達到90.3%。不同培訓已能滿足近半數鄉村教師的教育教學需求:培訓方法(講授、觀摩、研討、專家指導下的研修)滿足47.8%的鄉村教師需求、培訓方式(線上、線下、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等)滿足47.5%的鄉村教師需求、培訓內容(教育理念、專業知識、專業技能)滿足46.7%的鄉村教師需求、培訓層次(國培、省培、市培、縣培、校培)滿足40.3%的鄉村教師需求。38.8%的鄉村教師認為培訓有效達成專業成長預期,37.3%的鄉村教師認為培訓促進了自身的專業成長。

分析發現,不同群體鄉村教師的待遇存在差異性

調查數據顯示,17.5%的鄉村教師認為5年來地位顯著得到提高,有變化的比例達到44.6%,不同群體鄉村教師存在差異性,并與多種因素相關。

不同群體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教師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存在差異。

東中西部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非常顯著差異(P﹤.001),東部鄉村教師最高,西部最低。鄉中心區學校教師、村小教師和教學點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差異(P﹤.05),教學點教師最高,鄉中心區學校教師相對較低。不同性別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不存在差異(P﹥.05)。不同年齡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非常顯著差異(P﹤.001),50周歲及以上教師最高,35—49周歲教師相對較低。不同教齡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非常顯著差異(P﹤.001),30年以上教齡教師最高,5—10年教齡教師認同度最低。

不同職稱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非常顯著差異(P﹤.001),高級教師最高,二級教師最低。不同身份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存在非常顯著差異(P﹤.001),支教教師最高,交流輪崗教師最低。

基于訪談數據,上述不同群體鄉村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認同差異的原因如下:

第一,東中西部鄉村教師對不同激勵制度滿足需求認同的差異主要源于經濟基礎,東部地區教師工資水平整體偏高。

第二,政策傾斜是教學點教師認同教師地位顯著提升的根本原因,“越往基層、越是艱苦,地位待遇越高”的政策要求有效落地,讓教學點教師享受到政策紅利;同時,教學點教師認為奉獻精神對鄉村教師是至關重要的比例明顯高于其他教師。

第三,35—49周歲鄉村教師認同教師地位顯著提升有所偏低的原因有三:一是這一年齡段教師家庭生活壓力偏高,子女教育、父母贍養均需特別關照,處于家庭建設重要節點;二是工作壓力強,這一年齡段教師是學校發展的中堅力量,職業生涯發展階段正處于成熟型教師走向骨干型教師、專家型教師階段,處在停滯與成長的職業發展轉折關鍵期;三是同其他年齡段教師相比,政策傾斜支持較少,青年教師有每年度“鄉村優秀青年教師培養獎勵計劃”,50周歲以上教師有30年教齡的榮譽獎勵,而35—49周歲鄉村教師作為中堅力量卻隨時面臨交流輪崗的壓力。

第四,二級教師對地位顯著提升的認同度偏低,主要在于二級職稱教師處于初級職務階段,升至中級職務階段受到多方面條件的制約,其中一級教師(中級職務)升至高級教師的名額、比例、標準的限定,導致大批一級教師很難晉升高級職稱,也限定了二級教師的職稱晉升,既影響了工資收入,也因此限定了二級教師在骨干教師、學科帶頭人評選上的職業認可和發展。

第五,不同身份教師的差異在于政策指向影響了部分教師的認同度,交流輪崗教師雖然享有交通補貼和生活補貼,提高了輪崗前的收入水平,但在工作環境、居住條件(宿舍)、任教安全方面都低于交流輪崗前水平,且工資和績效變化較少;專業發展中主要體現為輸出,因到鄉村學校任教,地位不升反降,成長預期也相對偏低。支教教師的服務期限制有效鼓勵了支教教師服務意識,服務期滿后,無論在未來創業,還是報考公務員或碩士研究生,都享有優惠、優先政策。

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與對教師職業專業認同呈正相關關系。

基于雙變量Pearson相關分析發現,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與對教師職業專業認同有顯著相關關系(P﹤.001),且呈正相關,即鄉村教師越是相信教師職業專業性強、越是相信教師職業需要不斷奉獻、越是具有“教師是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價值情懷,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越高。

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與對教師職業幸福的認同呈正相關關系。

教師的幸福是教師職業道德的出發點和歸宿。調查數據顯示,31.0%的鄉村教師認為作為教師是幸福的?;陔p變量Pearson相關分析發現,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與對教師職業幸福的認同有顯著相關關系(P﹤.001),且呈正相關,即越是幸福認知度較高的鄉村教師,對近5年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越高。

村民需要鄉村教師幫助與鄉村教師受邀參與鄉村集體活動的需求程度不對等。

調查數據顯示,59.5%的鄉村教師因村民需要幫助過村民,但只有25.9%的鄉村教師受邀參加過鄉村集體活動。這表明鄉村集體對鄉村教師的重視程度與鄉民個體對鄉村教師的需求程度并不一致。

P21-23   第二張圖 民族地區教師帶孩子們做游戲 線亞威 供圖.jpg

民族地區教師帶孩子們做游戲。線亞威 供圖

結論與建議

基于調查發現和分析討論,課題組得出如下結論:第一,經過5年的努力,鄉村教師地位待遇顯著改善。第二,不同群體鄉村教師對5年來教師地位待遇顯著改善的認同存在差異。第三,越是相信教師職業專業性強、教師職業需要不斷奉獻、“教師是人類靈魂工程師”、教師職業幸福感越強的鄉村教師對近5年來地位顯著改善的認同越高。第四,鄉村教師的文化引領作用需要進一步融入鄉村文化振興之中。為了進一步提高鄉村教師地位待遇,推進鄉村教師隊伍建設高質量發展,今后應從以下幾個方面推進:

第一,不斷完善鄉村教師工資待遇保障機制。不斷提高工資待遇是教師地位改善的基礎,細化鄉村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指標體系是保證鄉村教師工資收入的關鍵環節。鄉村教師與公務員各有其職業特性,應建立符合雙方特征的指標體系,通過績效工資改革關注各自的特殊性,如細化鄉村教師的課時量、教學一線、班主任津貼等。將生活補助納入鄉村教師工資體系,將臨時性補助政策轉化為固定政策。建立并完善鄉村教師宿舍標準,尤其對不同群體鄉村教師,應采用不同的單身宿舍標準和家庭宿舍標準,并隨著經濟發展和環境變化,適時提高住房標準,為鄉村教師創造良好的居住環境。

第二,以提高鄉村教師培養培訓質量提升鄉村教師專業地位。提高鄉村教師生源質量,加強定向招生、定向培養。提升鄉村教師培訓質量,在注重送教下鄉的同時,拓寬鄉村教師培訓機會,讓更多的、不同群體的鄉村教師走出去參加培訓、研修和跟崗學習,促進鄉村教師專業成長與發展。

第三,將鄉村教師文化引領融入鄉村振興體系。挖掘鄉村教師鄉村知識分子的作用,建立鄉黨委和政府、村委會和鄉村學校人員共同參加的鄉村振興聯席會議制度,既注重解決鄉村教師面臨的困難,又為優秀鄉村教師參與鄉村治理、推動鄉村振興提供更多渠道,更好地實現其職業理想和服務社會。

(作者高慧斌,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師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9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megaw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亞瑟在線歐美激情